adc影院oa在线观看

很快,陈汐就发现了这太苍神矿的独特之处。

它类似于一块无垠大陆,被密集而森严的天道秩序封闭,这也就意味着,想要从这里脱身,就必须找到出口。

可是,出口在哪里

路上,陈汐也问了夜泽,后者则用一种绝望般的口吻告诉陈汐,太苍神矿的出口应该有不少,但据他所知,唯一确定可以安全离开的出口,被设置在那一位太上教九星域主凛冬的修行之地

当得知这个消息,陈汐毫不犹豫就决定,就从那里杀出去

而当得知陈汐这个决定时,夜泽整个人都差点崩溃。

那可是一位九星域主修行之地啊更是这太苍神矿的核心要塞,布置了不知多少重的力量把守,从那里杀出去那跟羊入虎口有什么区别

可很显然,夜泽无法改变陈汐的决定,故而他在接下来的路途上,几乎是呈现出一副放弃挣扎,彻底认命的绝望模样,不再哀求,不再患得患失

这反倒是让陈汐感觉清静不少,他可没想到夜泽这家伙看似沉稳,可表现得却会如此胆小。

这倒也错怪了夜泽,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,处在夜泽的境地,恐怕也都会如此。

毕竟,太上教势大力强,且有九星域主境红袍祭祀坐镇,单单是这一点,都足以让绝大多数人绝望。

在这等情况下,陈汐却执意要从那里杀出一条血路,这的确很难让其他人理解了。

吉他少女脸色通红阳光下写真

前行没多久,一队太上教强者再次出现。

这里明显是一片矿区,可以看到不少衣衫褴褛的修道者宛如苦力般在其穿梭。

当看见陈汐和夜泽突兀从远处飞遁而来,顿时引起了那一队太上教强者的注意。

遗憾的是,陈汐根本就没有给他们任何问询的机会,就抬手一剑横扫过去。

一时之间,血雨滂沱,时空碎裂,那一队太上教强者同样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陈汐轻易抹杀。

做完这一切,陈汐度不减,带着夜泽继续朝前方掠去,真真是有一种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的凌厉剽悍气魄。

“老天”

“那家伙是谁,竟敢屠杀太上教祭祀,他不要命了吗”

“多少年了,终于有出现一个敢于反抗太上教的狂人,走,快跟着一起去看看。”

“还用看吗以前那些敢于和太上教对抗的家伙,哪个最终不是被镇杀当场,含恨而亡了”

“唉,说的也对,一旦被抓入这太苍神矿,命运早已被注定,任何挣扎也都是徒劳。”

“不管如何,这终究是近些年来又发生的一场新鲜事,哪怕没什么希望,咱们还是去看一看结果会如何了。”

矿区,随着那一队太上教强者被屠戮当场,顿时引起了那些修道者们的哗然。

他们和夜泽的那些同伴一样,也都追随了上去,要看一看陈汐究竟能闹出多大的动静,最后又是否也会和从前那些家伙一样,被镇杀当场。

一个时辰后。

陈汐都记不清楚一路上杀了多少太上教门徒,反正只要被他碰到,注定是被无情抹杀的下场。

这一刻的他,就像一柄锋利的尖锥,一路势如破竹,无可匹敌,掀起一路的血雨腥风和无数哗然。

对于太上教,陈汐已恨到了骨子里,根本就不必再找任何理由,也根本不必再多思量,不将太上教彻底铲除,他都无法原谅自己。

毕竟,这些年他都不知道被太上教算计了多少次,迫害了多少次

不将其血洗,其心难安

随着陈汐不断前行,整个太苍神矿的平静彻底被打破,开始变得动荡糟乱起来。

那些驻守在此地的太上教强者都已清楚,时隔多年,又有人欲要打破枷锁,进行反抗了。

只不过和往年不同的是,这一次闹出的动静似乎格外的大,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之久,那一名狂徒竟是还没有被制服。

这就有些不正常了。

“快去禀告凛冬大人”

“另外,召集分布各大矿区的所有力量,全部汇聚古来”

“警告那些苦力,谁敢在这等时候在暗推波助澜,兴风作浪,立杀无赦”

“快快快,立刻行动”

像这样的命令,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太苍神矿的每一个区域,那些分布其的太上教强者,都犹如嗅到血腥的鲨鱼般,倾巢出动,从不同区域朝同一个地方汇聚过去。

与此同时,那些被抓捕到这太苍神矿充当苦力的修道者们,也都是陆续得知了这个消息,一时皆都哗然不已,有人叹息,有人不以为然,有人啧啧称奇。

历史上,太苍神矿不止一次地发生过这样的事情,可每一次都被迅地镇压下来,没有一个人能成功活着离开的。

这一次的结果会否变得不同

没有人敢确定,甚至大多数人都对此不抱任何期望。

不过,出于一种好奇和看热闹的心态,矿区的许多修道者还都是纷纷赶了过去,要去看一看闹出这一场动静的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,最终这家伙又是否会重蹈覆辙。

若是从天穹俯瞰,就能够清楚看见,整个太苍神矿,许许多多的神光从不同区域升腾而起,犹如潮水般朝最央的一处位置汇聚而去。

那些是太上教驻扎于此的力量,原本分散在各个区域,可因为这一场变故则开始汇聚动作起来。

而反观陈汐所前行的那一条路,就犹如一道笔直的血线,从极远处的区域杀出,开始不断朝太苍神矿的央区域冲去

若是再不阻拦,相信用不了多久,这一条血线就会冲入那央区域,到那时,情况可就严重多了。

太苍神矿,核心地带。

这里地势空旷,只有一座恢弘古老的宫殿屹立其,显得很是醒目。

这里就是太上教红袍大祭祀,九星域主凛冬盘踞修行的地方。

自从当年太苍神矿被发现,凛冬便被派遣到这里坐镇,掌控着整个太苍神矿的运转。

无数年来,在凛冬的掌控下,只要被抓入这太苍神矿充当苦力的修道者,从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离开。

从没有

这铁一般的事实无疑从侧面证明,凛冬这一位九星域主的手段和实力是何等之强大。

此刻,在那恢弘古老的宫殿,凛冬一手负背,一手执笔,正在一块细腻莹白的纸卷上书写着什么。

笔锋饱蘸墨水,墨色殷红如血,不,那是真正的神血,是从那些敢于反抗的修道者苦力身躯汲取而来。

莹白的纸卷细腻柔顺,用的则是神皮,所谓神皮,自然也是从那些修道者身躯上剥下来的皮膜

神血为墨、神皮为纸,显得渗人无比。可凛冬却神色从容,似早已习惯并且很享受做这种事情。

他面容白皙俊秀,剑眉星目,唇红齿白,长发乌黑浓密,虽穿着一袭血袍,可浑身上下却有一股古韵儒雅的书卷气息。

这就是凛冬,若不认识他的,只怕会以为这是一位饱读诗书,满腹经纶的雅儒士。

可真正了解凛冬的却知道,这位绝对是一个冷血、无情,杀人不眨眼的魔鬼

沙沙沙

随着凛冬笔锋挥动,那一卷由神皮炼制而成的白纸上,浮现出一行殷红的字迹

“昨夜午时,天穹忽降劫雷,实属罕见,属下来报,言称应是有绝世之宝诞生”

写到这,笔锋一顿,凛冬的眉头皱起,应是有宝物诞生难道这件事还没有查探清楚

凛冬不喜欢模糊的答案,无论事情大小,他要的是精准而确定的结果,而不是一种揣测

正是这种严谨的态度,让凛冬才会感受到一种绝对的掌控感,他无法容忍任何一个不确定的事情发生。

哪怕这事情显得很微不足道

“看来,本座对这些属下还是太宽容了”

凛冬丢下手的笔,轻叹一声,转身来到一侧,这里摆着一个书架,书架上满满都是一卷卷被写好的神皮。

神皮上的内容很简单,就是纪录太苍神矿的天道秩序变化,任何变化都要被纪录。

这是太上教主的要求,从凛冬被派到这太苍神矿的那一天开始,他就一直在做这件事。

他不清楚教主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,他不敢违逆教主的意志,所以这无数年来,他就只能一直做这件事,哪怕这件事显得如此之枯燥和无聊。

“明天就要把这天道秩序最新的变化情况传达给教主了,这件事今天必须得查清楚”

凛冬喃喃了一声,从书架上收回目光。

也就在此时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宫殿外响起,与此同时,一道透着焦急的声音传达进来

“启禀大人,矿区再次出现一名违逆规则,欲要逃跑的狂徒”

闻言,凛冬眉头一皱,慢条斯理道:“看来,本座果然是对们太过宽容了,连这点小事都要通报过来,着实让本座失望”

声音温和平静,可却有一股直抵人心的冷酷之意手机请访问: